<acronym id="wxpmn"></acronym>

      <td id="wxpmn"><option id="wxpmn"></option></td>
      <acronym id="wxpmn"><label id="wxpmn"></label></acronym>
      <td id="wxpmn"><ruby id="wxpmn"></ruby></td>
      1. 一葉訪談丨暢游在巴洛克音樂海洋中的魯特琴師

        ?

        張洛菩?

        旅德魯特琴、吉他演奏家、上海恰空古樂團成員、柏林Baroque Sequeza樂團的成員。

        2009年秋遠赴德國,先后在達姆施塔特音樂學院、柏林藝術大學隨德國殿堂級吉他大師Tilman Hoppstock、Thomas Müller-Pering學習古典吉他,獲得教育與演奏兩個專業方向的碩士學位。后跟隨魯特琴演奏家Bj?rn Colell在柏林藝術大學與紐倫堡音樂學院攻讀早期彈撥樂,期間曾作為訪問學者于荷蘭海牙皇家音樂學院隨魯特琴演奏家Joachim Held和Mike Fentross學習。

        他的演出形式多樣,演奏曲目題材廣泛,以獨奏、室內樂等形式在德國各大城市以及法、意、荷、捷、瑞士、西、美、土耳其等地舉辦音樂會。張洛菩是第一位在歐洲學習并掌握近乎各種歐洲早期彈撥樂器的中國人,并參與多個歐洲古樂樂團以及巴洛克歌劇劇目,研習德法意巴洛克早期的室內樂作品以及早期器樂獨奏作品。

        彩內容

         

        ?張洛菩?

        我小時候住在青島的一個陳舊老城區,居民除了土著還有外地勞工,生活水平普遍低下,我第一個小學就在那里,全校不過三百人,有文藝特長的寥寥無幾。那里的孩子們父母多是工人,課余都與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一起生活,老一輩的人們經歷戰爭和建國后的艱苦年代,很多目不識丁,何談音樂與藝術。孩子們寫完作業便跑到胡同里調皮搗蛋,打架喧鬧,踢球彈珠,捉蟲戲貓,都是市井氣,哪有文人心?

        我的父親和姑姑是癡迷音樂的,他們可以把外國民歌三百首倒背如流,中國歌謠曲來張口,我得此稟賦,能很快學歌哼調,識譜比認字還快。學校的音樂老師是師??瓢?,對我格外青睞,把全校罕有的才藝孩童聚在一起組建合唱團、興趣班,交流多了,即便井底的青蛙也能取長補短。父親在省外貿工作,他見同事的孩子跟歌舞團的藝人學習雙簧管,于是帶我去咨詢,那位老師見我年幼氣短,于是建議建議我學習鋼琴。那時的普通家庭是買不起鋼琴的,是我大姑姑得知某幼兒園淘汰下來一架電鋼琴,于是果斷買下,因我家居住面積狹小,所以鋼琴放在她家,每周末去練琴加學習。我的鋼琴老師是她家附近的一位怪老頭,其父母曾是資本家,家傳的西式教育,琴棋書畫都有建樹,家里竟有九尺的英國老三角鋼琴和民國買入的歐洲油畫。他年輕時在文革浩劫中遭抄家批斗,心靈受過刺激,是以性格極為怪癖,使得他話說顛三倒四,教學少有章法。心情好時,他還教過我大提琴的持琴姿勢,丹青畫竹的運筆技巧,甚至是魏碑書法的基本功,贈我水墨宣紙;心情不好時,蒲扇般的大手掌就猛地打下來,然后把譜子猛地摔出,臉色怒氣環生。我回家看電視上的東邪黃藥師,因為發火而挑斷了徒弟們的腳筋,我生了畏懼,加上平日難以練習,所以就此放棄鋼琴,如今想來,是一大憾事。

        學校的興趣班做出了點兒成績,校方得到了樂器廠的贊助,其他學校優先得到鋼琴和軍樂團的樂器,留給貧民小學的,只有吉他了。我始終記得那些殘次品動不動開裂崩弦的場景,讓我今日每次換琴弦,都會下意識地認為琴弦快斷了。后來一位打扮時髦的男士來訪,露了一手古典吉他,我見狀上前求學,于是他成為了我 啟蒙老師。六年級時我轉學到了一個頂尖的私立學校,學校里都是各個公立學校轉過去的小朋友,家里條件普遍殷實,我驚奇地發現,都是同齡人,他們身上幾乎都有音體美勞的小才華,于是我不甘落后,努力練琴,誰知跟吉他結了這么深的緣分。

        ?張洛菩?

        因為我是小學校里為數不多會彈琴唱歌的孩子,所以被大家默認為“未來的音樂家”。但是自從進入中學時代,這個想法早就拋之腦后,每天被題海戰術洗禮,在各種考試中錘煉,大家都想在高考戰役里飛越翻盤。尤其是我那時讀市重點中學,除了課余彈彈吉他自娛自樂,跟專業是毫無瓜葛了。直到高考升學壓力迫在眉睫,我高三的那年是青島高考的至暗之年,整個山東的分數線高出天際,城市的本科升學率低到離譜,碰巧當時一所有211和985工程級別的綜合類大學成立音樂表演專業,于是抱著吉他嘗試了一下,不想弄拙成巧,居然名列前茅,通過了藝考,前提是,進入大學之后要改學低音提琴。有時想想這個劇情實為荒誕,明明是熱愛音樂的,在大學卻沒有學到想學的。好在自己不是吊兒郎當的個性,還是認真完成了學業,每年也都獲得過獎學金。專業上雖是抱憾,但總算過足了中國式的校園生活,我輔修過新聞傳播學、在大學生藝術團做過策劃、導演,在校園廣播臺做過主播和編輯,并創辦了很受歡迎的現場訪談節目,這些業余工作的身體力行,往往跟音樂專業頗有關聯,加上全方位的體驗生活,這些感知、感覺和感悟,算是為我今天的音樂職業之路積累了寶貴的素材。實話實說,本科四年,我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真正意義的音樂專業學生。

        ?張洛菩?

        大學階段,家人是不支持我出國的,而是堅持讓我拿到國內大學學位后再謀后路。我之前說自己的不是真正意義的專業學生,是因為我那時候自暴自棄了,把練琴、上課只當做應酬,盡管用力考出好成績,可惜沒用心去熱愛。直到一次聽朋友練肖邦的大波蘭舞曲,我在譜中看到不同的音樂線條和articulation,雖是主觀臆斷,卻讓這位朋友在專業課上受到表揚。朋友認為我不該浪費自己的天賦,我應該好好思考接下來的去向??墒悄銈兌枷胂蟛坏轿掖笕笏膬赡甑母F折騰:我在交響樂團做過實習,在省人民廣播電臺做過見習記者,寫了兩萬多字的畢業論文,準備畢業音樂會,策劃學生藝術團的演出,籌備校園廣播站的重建工作,做過系辦公室的秘書,借閱過國家公務員考試的材料和考研試題,學過雅思,去過人才市場投簡歷,申請去貴州貧困山區做支教,想過去北漂……無頭的蒼蠅都沒有我當時的心亂如麻,煩惱纏身。大學尾聲,我的人生都沒跟德國掛鉤呢。冷靜思考了許久,才決定扔掉所有亂麻,去國外開啟一段未知歷程?;撕靡欢螘r間了解出國事宜,最后選定性價比最高的德國。

         

        ?張洛菩?

        大學結束之后,我再沒有觸碰低音提琴一下。2009年秋我帶著吉他到了德國,我以為自己所學的音樂技能里面以吉他最為過硬。我很幸運在Darmstadt遇到了德國殿堂級的演奏家Tilman Hoppstock先生,他把我的演奏視為wahnsinn(扯淡),認為我考上德國任何一家音樂學院都是癡人說夢。但他還是給了我一個月的試課期,來決定他能不能繼續私人授課,做持久戰的準備。我的好性格和高悟性說服了他,開啟了一年多的私課學習。因為簽證問題,我報名了馬爾堡大學的語言班,備戰DSH。結果又是一個深坑,每天5小時的高強度語言課程,班里的各類外國人都是醫學學霸,致使我不能不把時間一劈兩半,一半給吉他,一半給德語。這艱苦的一年過后,我不僅僅通過德語考試,同時拿到了柏林漢斯,柏林藝大,卡魯,斯圖和達姆五所院校的學習位置。而學吉他的人都知道Hoppstock的大名,于是我思量前后,決定成為他的入室弟子。

        Hoppstock是巴赫專家,對早期音樂研究有著十分獨到的研究,而我很久之前曾在國內的盜版音響店里買到很多外文原版的打孔碟,除了巴赫,泰勒曼,維瓦爾第之外,就是兩張由瑞典人Jakob Lindberg錄制的魯特琴唱片。那時我已經迷上了這個樂器的音色,希望能親自見聞撫摸這個樂器。在Hoppstock的影響下,我在吉他上演奏的古樂越來越多,后來干脆跟Olaf Van Gonnissen教授輔修了魯特琴,夢想既成,從此一顆心投了進去,再無回旋余地。

        我在達姆畢業之后考入柏林藝大,跟隨Thomas Müller-Pering先生繼續深造吉他,同時跟Bj?rn Colell雙專業魯特琴,因為兩個樂器的特性,是的演奏技巧和理念有時難以兼容,所以我拿到第二個學位之后,才決心暫且放下吉他,繼續研究魯特琴。我的恩師Bj?rn Colell曾經是倫敦皇家音樂學院Jakob Lindberg教授的得意門生,而我十幾年前聽到那張打孔碟,便是Lindberg錄制的。

        魯特琴是冷門專業里的邊緣樂器,也是很難的樂器,只有在部分的歐洲音樂學院才有古樂專業和魯特琴專業。傳統的學業設置,學習者需要掌握文藝復興魯特琴、巴洛克魯特琴、西塔隆尼琴、巴洛克吉他等四個不同類型的魯特琴,他們彼此雖有關聯,但是在演奏風格以及手法上有時卻大相徑庭,除此之外,如果有條件,可以學習中世紀魯特琴,維埃拉琴以及羅曼吉他。除了獨奏之外,魯特琴演奏者要對通奏低音極為精熟,參與大量的室內樂演奏,曲目范圍從文藝復興早期到古典主義早期。如果是本科階段,還有專門的古代音樂史,宗教音樂等極具方向性的課程;根據學校教師本身研究的重點,也有會裝飾音、通奏低音、樂器法、風格學等專業??梢哉f是自成的一個特殊的專業小世界。

        ?張洛菩?

        現在可以確定說,我的職業是有關音樂的,在古典吉他和歐洲早期音樂兩條路上同時進行。

        我在德國的前兩個碩士都是有關吉他的,從就業對象來看,國內的吉他教育正蓬勃發展,我也愿意投身其中,獻綿薄之力;魯特琴以及歐洲古樂,是國內文化市場和音樂通識上的薄弱環節,我從3年前開始就在舉辦魯特琴音樂會,我也是中國首個本真古樂團“上海恰空古樂團”的成員,成功舉辦了多場風格及形式不同的室內樂音樂會,我也在撰寫學術文章及公眾號,多從角度介紹早期彈撥樂器,尤其是補缺國內吉他從業者對魯特琴等早期音樂的未解。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理论中文字幕,丰满少妇人妻无码,美美的高清视频免费,超级黄18禁色惰网站免在线费